澳门百老汇官网 > 中国美术 > 重要的是抓到这个时代的嗨点

原标题:重要的是抓到这个时代的嗨点

浏览次数:111 时间:2020-01-04

图片 1

艺术家 田晓磊

八零年代生人的田晓磊,是首届王式廓奖得主,现在工作生活在北京。他的工作室不大,有40平米左右,最里面是他的主要战场:三台图形工作站。他通常宅在工作室,每天一般是9点开始进入工作室,给自己安排今天的任务,饿了就吃,吃完在做,感觉一天过的很快很充实。我经常同时使用两台电脑工作,左边的渲染的时候,右边的工作,或者右边的做腻了左边的做。另外一台是用于HTC VIVE的VR设备专用电脑。在它的旁边是两台3D打印机,用于试验立体作品。还有一个3*3米的区域供VR作品体验用,旁边乒乓球桌上乱乱的摆放着一堆未完成品。

数字媒体艺术是田晓磊创作的载体,田晓磊感兴趣这个时代快速迭代的不确定性,感兴趣未来进化中科技与生命之间的关系,感兴趣这个这个杂交时代所诞生出的新物种。田晓磊用艺术家的视角创造未来的世界标本,杂糅历史,信仰,科技,身体,创造新的艺术体验。

赛博格的游戏

人物:艺术家 田晓磊

对话者:裴刚

新媒体宅男的主战场

雅昌艺术网:什么样的工作室(创作工具、空间等等)是你工作的基本条件?每天的工作是怎样开始的?

田晓磊:我的工作室不大,40平米左右,最里面是我的主要战场:三台图形工作站。我经常同时使用两台电脑工作,左边的渲染的时候,右边的工作,或者右边的做腻了左边的做。另外一台是用于HTC VIVE的VR设备专用电脑。在他的旁边是两台3D打印机,用于试验立体作品。还有一个3*3米的区域供VR作品体验用,旁边乒乓球桌上乱乱的摆放着一堆未完成品。

我通常宅在工作室,每天一般是9点开始进入工作室,给自己安排今天的任务,饿了就吃,吃完再做,感觉一天过的很快很充实。

雅昌艺术网:在中央美术学院数码媒体专业的学习,对你现在创作提供了哪些技术、工作方法的先决条件?

田晓磊:我2004年进入数码媒体专业,齐刷刷的一排的苹果公用电脑,渲染农场工作间,充满未来感的玻璃工作间,那时是整个设计学院最酷的工作室。从此技术控的习惯就养成了,从此后对设备开始敏感。另一个印象就是经常有国外来的新媒体艺术家来给我们上课,不少前卫试验的艺术开始刷新我的视野,毕业后走上艺术道路也是受到些影响的。

田晓磊 数字新媒体作品

重要的是抓到这个时代的嗨点

雅昌艺术网:在你的三维动画作品中可以看到从宗教、神话、现实、游戏中提取了很多图像的元素,你再加以组合的时候是通过怎样的方法和逻辑?比如《乐园》、《风景三十六点五》 、《欢乐颂》。

田晓磊:我的世界观认为当代世界文化趋于混搭,杂交,再造。艺术创作是我对当代世界的一种理解后的游戏,通过转换语言表达我的看法和调侃。我会杂交一些我感兴趣的文化,他们的错位或改造既是我作品中的包袱,也是我想严肃思考的暗示。

田晓磊 数字新媒体作品平行的阴谋

雅昌艺术网:看到你的作品中常常利用蓝屏作为作品图像的一部分,对于你而言意味着什么?

田晓磊:蓝屏是一种电脑错误的状态,生物出现错误会引发基因突变,形成演化。我想有一天电脑也会的。

雅昌艺术网:常常能够从你的作品中看到不同时空和文化的图像重组,从视觉角度创造了一个奇观,但从你的角度意味着什么?你在自述中也提到我想探讨虚假的快乐和真实的痛苦之间的关系,我们在这个消费和欲望时代生活的真正意义

田晓磊:不同时空和文化的图像重组是我的方法之一,这样既消解了历史又重构的未来。我喜欢用流行文化去对抗严肃晦涩的艺术形式,欲望是每个时代都面临的问题,也是最能体现当代性的问题,在这个快速,闪动,碎片的时代,我想什么样的艺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抓到这个时代的嗨点。

本文由澳门百老汇官网发布于中国美术,转载请注明出处:重要的是抓到这个时代的嗨点

关键词:

上一篇:欧洲艺术博览会TEFAF2017报告出炉

下一篇:青年艺术家当代影像实验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