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百老汇官网 > 收藏拍卖 > 就会出现三聚氰胺式艺术

原标题:就会出现三聚氰胺式艺术

浏览次数:90 时间:2019-11-04

不能说是进步 南方周末:你会用哪些关键词描述30年的中国当代艺术? 范迪安:1980年代的特点是,解放思想之后,带来了艺术生产力的极大解放;1990年代中国艺术走向多样化;到了21世纪,最突出的特点就是艺术生态结构的变化,这也是我经常讲的一个命题。还有一些小词,比如都市化进程对艺术的影响,以及对传统形态的影响。 南方周末:2000年到现在,和85新潮的时候相比,哪些方面进步了,哪些方面倒退了? 范迪安:艺术很难从进步和倒退来衡量,1980年代中国艺术还比较被动地受到西方现代艺术影响,现在中国艺术家更多从自己的文化现实出发,运用个性的语言,从被动变为更加智慧,这是一个变化,不能说是进步。如果说存在的问题,就是如何自觉地坚持中国是一个有传统的文化大国,我们所有的当代创造怎么才不会背弃这份资源。 南方周末:当代艺术,或者用你的说法中国艺术,对中国社会公众意味着什么? 范迪安:我接触了很多领导,包括各界人士,当和他们介绍到一些艺术作品的时候,他们会说,艺术家的这种思维很有启发性,让我在商业和管理上都用得到,这就说明艺术是有作用的。至于你欣赏什么类型的艺术,当然各有所爱。反过来我们也可以从公众对艺术作用的认识上去思考一下,我们从事艺术创造该给人们什么?当然可能这样思考的艺术家现在有点少了。 南方周末:过去,新中国美术是以国家权力意志管理和灌输的方式和公众发生关系,现在当代艺术基本上处于体制之外,它怎样介入公众的生活,怎样影响公众的意识? 范迪安:没有单位就是在体制之外?我不这样认为。我们现在有一个划分的小小怪圈,他进入市场,这个市场的体制也是国家提倡的市场体制,他只是不在一个公立的机构里面工作而已。过去我们容易把展览看成是一种宣传形式,现在艺术面世的渠道会从过去宣传的渠道,更多转变为通过艺术机构、空间这些渠道,这就需要艺术机构,特别是公益性的艺术机构来发挥作用。在这个意义上美术馆就显得很重要,不仅是公立美术馆,包括各种艺术展示的空间都非常重要,这些机构是一个最大的媒体。经济危机是一个机会 南方周末:当代艺术或者是你说的中国艺术,在30年前更多地是在引入外国的价值观;2000年之后,我们向外输出价格和价值之外,有没有输出过价值观? 范迪安:应该说一部分做到,但总体来说不够,不过这个责任也不完全在艺术家那里,重要的是在如何把中国艺术品做更有效的组织,通过学术层面去对国际产生影响。仅仅通过市场渠道,给人的印象就只是这些作品的价格。 南方周末:我们的艺术输出了哪些价值观? 范迪安:让国际社会知道中国艺术已经发生了变化,不再是呆板的,而是可以自由表达,当然这是非常初级的,真正重要的是应该让人看到中国的文化精神。 南方周末:美国输出的是大美国观,中国要输出哪些文化精神,大中国观吗? 范迪安:不一定要跟着美国的价值观来比较,中国人有自己的道德准则。最近我们在德国办了一个活的中国园林,大家都很担心,随着都市化的建筑,中国传统的园林艺术会消失。我们在这个展览里放了很多建筑师的作品,还有视觉艺术的雕塑,目的就是告诉大家,告诉国际社会,园林艺术还活在中国今天的创造中,在弥合人与自然的割裂,这也是一种价值观。 南方周末:要成就一个很少受西方价格左右,而是由本国艺术家、批评家、画廊、收藏家、美术馆等等独立自主运转的当代艺术的环境和市场,中国还缺什么? 范迪安:现在的问题一方面是各行其是,缺乏合力,另一方面缺乏责任,缺乏文化责任。当市场上认为什么好卖就卖什么的时候,就会出现三聚氰胺的奶粉。同样,艺术上、文化上、产品上也是这样,所以我觉得是需要社会成本,需要提倡艺术运行和艺术品经验等方面的社会成本,同时要形成合力来探讨这个问题。 南方周末:要形成合力大概需要多少年? 范迪安:目前全球经济危机可能会提供一个契机。有很长的时间,整个艺术界不谈论学术,只谈价格,经济危机也许会促使大家回到重视学术的层面上来,不再迷信艺术市场的神话,回到脚踏实地的土壤上,更加注重艺术创造本身的质量,也更加注重中国艺术所应该有的中国文化的特征。 没有价值,就可能是垃圾 南方周末:2000年到2008年当代艺术外表非常热闹,但内里非常乏味,其实无法像85新潮那样,给大家提供一个新的艺术观念,你认同吗? 范迪安:我想关键是有一点丧失我们文化准则的危险,从而使当代艺术变得粗糙。我也不好用文化垃圾这个词,但事实上有些画廊里的艺术品,仔细想想那些东西到底有多少价值?如果它没有价值的话,那就可能是垃圾。 南方周末:从最近的拍卖会上可以看得出来,当代艺术已经开始流拍。到底是当代艺术已经达到了一个顶峰,开始走下坡路,还是因为全球经济衰退,当代艺术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 范迪安:我不认为这是从顶峰跌落,市场的顶峰在什么时候出现,我们还不能做出决定性的判断,经济有它的周期,艺术的市场表现也还会有新的奇迹,比如说到2020年,整个中国社会走向全面小康的时候,我们怎么能想象艺术品的价格不高于今天呢? 南方周末:可以想象当代艺术会跌到什么程度吗? 范迪安:这个要有市场分析专家才能够来评判,我想现在回到一个脚踏实地的层面,是比较实际的。南方周末:当代艺术的最高点,在世界范围内是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范迪安:光是我们站在中国内部来判断,很难作出一个客观的评价;光从一点市场指标,光从几个展览,包括我看过的几个展览,就来判定中国艺术在国际上的影响,远远不够。我们和国际交流的面还很不够,所以容易把中国艺术在国际上的影响过分夸大。就像我们到一个国家看一两个展览,我们只能对这个展览本身作出评判,不可以从这个展览去判定一个国家的艺术如何,就像你不能说横滨三年展就代表日本美术,横滨三年展就是横滨三年展,日本美术要我们看了以后才能说话。

编辑:admin

本文由澳门百老汇官网发布于 收藏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就会出现三聚氰胺式艺术

关键词:

上一篇:银行能为格局品定标准吗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