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百老汇官网 > 国际美术 > 书法与中国画创作有何关系

原标题:书法与中国画创作有何关系

浏览次数:195 时间:2020-01-03

2017年的艺术圈,相比往年,多了几分热闹,不但传统绘画的圈子发生了蔓延全国的争论,对书法与中国画关系的讨论成为了传统圈子中又一根触动神经的弦,而当地艺术圈也不平静,有关当代艺术是学问还是骗局的讨论又一次被摆上了桌面。而双三年展的模式,也在今年给行内增添了几个疑问。真理越辨越明,无论是艺术创作本身,还是展览模式,似乎都即将要再上一台阶。

书法与中国画关系之辩

形成辨证论等几大阵营

5月初,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陈传席一篇旧文直斥吴冠中写的字根本就不叫书法,歪门邪道,是外行胡搞,再次引起了行内对吴冠中书法的广泛争议。更从而延伸出行内有关书法与绘画关系的话题,参与的名家也从张绍城、梁照堂、张彦、张桂光、钟瑞军到陈履生、梁江、何家英、史国良、冷军、苗再新等。

参与讨论的艺术家、理论家涵盖数十人,覆盖领域从广东艺术界蔓延至全国。讨论名家基本形成几大阵营:书法核心论书法绘画辨证论以及伪命题论,第三种主要在江浙地区,在他们看来,书法对于国画的作用是与生俱来,不需要探讨的。所以,在某些画家看来,这是个伪命题。但更主要的观点,还是集中在前面两者。

5月7日,广州画院原院长张绍城、著名美术理论家梁照堂就陈传席批评吴冠中书法的相关话题在《新快报收藏周刊》独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张绍城认为:他(吴冠中)没有理解书法笔墨、笔法。书法线条强调起笔落笔,他完全没有。法度是中国书法和绘画最要命的地方,中国书法首先要有规矩,无规矩不成方圆。梁照堂也认为:他说笔墨等于零,他的书法和画的的确确是笔墨等于零,他只是表现出一种艺术感觉,其实中国书法和国画的率真,应该要站在深厚的国学基础上,并非一开始就率性而为,如果这样,小孩子就可以做到了。读美院就是为了学习法度,然后再强调率性而为。

同期,广州美院中国画学院院长张彦同样通过《新快报收藏周刊》独家发表了《我认为对于专业画家来说,能够用毛笔来书写一些字体已经够了》一文,但他的对于专业画家来说,能够用毛笔来书写一些字体已经够了的观点,把这次书法与绘画关系的话题热度推到了另一个高峰。

5月14日,张绍城、梁照堂再发文表示,书法问题是解决岭南绘画如何进一步提高的突破口。同期,中国美术馆原副馆长梁江强调:不懂书法无法谈及中国艺术,他更回忆称,我十数年编辑生涯所经手刊发原稿,能一字不改发排的,仅蔡若虹、吴冠中二人。

6月4日,中国美协副主席何家英直言:书法用笔可以说是中国画的核心手法。同时,他又强调:书法与绘画的关系还得辩证看。广东省书协主席张桂光也直言:不学书法不能画好国画的讲法是错误的。

6月18日,著名画家史国良在《不重视书法中国画精神就没了》一文中认为:书法就是传统宝库里面分量最重的一块。不重视书法,中国画的精神就没了。至此,书法与绘画关系话题正式在全国铺开,著名艺术家冷军接受《新快报收藏周刊》独家专访时称:对书法的掌握并非只是技术层面,重要的是修养。

实际上,如果说刚开始的更多声音主要是通过文字表达观点,是文字传播,那6月25日,在广州美院东方诗意工作室举办的座谈会上,则从线上争论衍生到了线下现场的针锋相对,参与人员包括广州画院原院长张绍城、广州美院教授张弘、广州市美协副主席刘思东、广东省青年美协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朱光荣、顺德美协主席叶其嘉、广州美术学院讲师杨峻、青年画家黄稻子。

7月10日,中国国家博物馆原副馆长陈履生在《以书入画正在由主流变为支流》一文中,认为人们对于造型的追求已经高于书法入画这样一个基本准则。在这样的基础下,以书入画,或者是以以书入画所形成的中国传统笔墨方式这样一种主流形态,正在成为支流。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第五届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苗再新也通过《新快报收藏周刊》独家发声:书法对于画家是锦上添花 但不是必要条件。

书法与绘画关系的话题从5月份到差不多8月份,持续了数月时间,覆盖范围涵盖全国,影响之广,探讨之深,是近年美术圈少有的学术争论事件。

骗局之争

当代艺术该不该被否定?

2017年4月1日,西安2017当代艺术研讨会开幕式在西安美术学院某酒店举行,与会者包括贾方舟、陈孝信、王林、吕澎、尹吉男、刘淳、殷双喜、闻松以及黄河清等共计46位。

研讨会当天,来自浙江大学的黄河清在场发表当代艺术是骗术的言论引起了争议,随后,4月18日,他在《大河美术》上,发表了一篇名为《中国当代艺术的末日正在来临 西安2017 当代艺术研讨会小记》的文章,一石掀起千层浪,他在自己十年前的著作《艺术的阴谋》一书的基础上,继续发挥了他近年来的观点,认为:当代艺术根本不是艺术,它是一种骗术。当代艺术有七个特征:日常性、杂耍性、受操控性、股市投机性、宗教性、政治性、低俗幼儿性。他更指出:中国当代艺术缺乏中国性,是中国对西方当代艺术的简单模仿当代艺术不雅不正,是一种美国式杂耍,是当代巫术,彻底的骗术。

黄河清的文章引起了艺术圈广泛的关注,5月16日,彭德在《中国美术报》发表题为《彭德:谁有救药,救救黄河清?西安2017中国当代艺术研讨会引发的问题》,把话题争论推向高潮,他认为:黄河清混淆了美国当代艺术与中国当代艺术。 彭德认为:当代艺术是演变着的艺术现象,不断有逸出各种定义的作品出现,因而不可定义,因为定义者无法满足定义要周延的要求。

5月29日,艺术史家、《杜尚传》作者王瑞芸在《中国美术报》发表题为《王瑞芸:当代艺术可以被否定掉吗?与黄河清教授商榷》文章,正式参与到这场论争中,她指出:我们哪怕稍具常识,就能知道,一种文化现象一旦成为实体,你是无法把它指称为骗局的。她认为:河清先生的言论充满战斗力,甚至有火药味,但这种战术在学术界是不能使、不配使的。学术界从不兴喊口号,没任何人会为慷慨激昂买账。

北京木木美术馆馆长晚晚认为黄河清:对当代艺术搬弄是非的损毁,对大众的误导,性质恶劣。

而著名策展人陆蓉之更在自媒体上表示:这位黄教授是谁啊?怎么能以这么偏颇的认知去教学啊?天哪!难怪圈里有那些对当代艺术特别执迷不拗顽冥不悟的艺术家啊光是他说杜尚在去纽约之前在欧洲毫无名气这一漠视史实的例子,真的被吓到了。

有关这场论争,西安美院党委书记王家春、知名美术史家陈传席、北大教授朱青生的观点均见诸报端。

艺术生态

深圳是当代艺术增速 最快的第三城

年中,一个2017中国艺术城市排行榜引起了广泛关注,作为经济总量全国第三的广州并不在前十尤其引起了大家的关注,而经济总量在广州后面的深圳则名列第四。蜂巢当代艺术中心负责人夏季风表示:深圳是北京、上海之后,当代艺术市场增长速度最快的第三城。

《新快报收藏周刊》刊登了一篇《深圳是当代艺术增速最快的第三城》的报道后,引发了广州、深圳两地的专家学者的广泛论争。随后,包括广东美术馆策展总监孙晓枫、艺术家黄小鹏、广州美院美术馆副馆长胡斌、蜂巢当代艺术中心负责人夏季风与活跃在深圳的艺术家周力、艺术工作者满宇等加入讨论。有关广州与深圳的艺术生态的对比话题,还将持续,生态的微妙变化,或将成为日后艺术红利倾斜的风向标。

威尼斯双年展存争议

更像刷存在感的地方?

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于2017年5月13日至11月26日在意大利威尼斯举办。本届担任策展人的是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首席策展人克里斯蒂尼马寨,她为这届威尼斯双年展选定主题艺术万岁。克里斯蒂尼马寨提道:艺术是人类最宝贵的部分,是反思、自我表达、自由和探讨根木问题的理想场所。

但这一届却引起了不少质疑之声中国国家画院副院民张晓凌用失望与贫乏来形容,他公开对媒体表示:艺术万岁这个主题从文化指向上看就是一句废话,毫无思想含量与文化针对性如此空洞的策展思想之下,你还能指望这届展览有多高的精神指标?他形容威尼斯双年展:更像是艺术家刷存在感的地方。

本文由澳门百老汇官网发布于国际美术,转载请注明出处:书法与中国画创作有何关系

关键词:

上一篇:谁在推动最贵中国艺术品诞生

下一篇:乐师设计的珠宝更有范儿